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限制三级  »  喜宴上的色狼老师
喜宴上的色狼老师
结婚典礼的喜宴正进入高潮,除背对金屏风坐的新郎新娘外,所有的人都在欢乐的气氛中高谈阔论。酒味中到处是欢笑声,也有人在发表没有人听的贺词。

  「真是壮观,简直是把本县教育界的领导者集于一堂,真了不起啊!」听到身边的教务主任这样说,滨本清三把嘴里的肉急忙吞下。

  「我们好像在这里是异数。」

  这样说完之后,后悔刚才使用「我们」的复数,果然教务主任转过脸去表示不高兴。

  (哼!被邀请来到这个场合,就以为变成县教育界的首脑人物之一了吗?)滨本清三在肚子里笑,把酒杯里的酒一口喝光。

  几乎绝大多数的来宾是和教育界有关的人,而且都是大人物,县教育局长、市教育局长、县议会的教育委员长、教育委员、中小学的校长等。不仅是来宾,亲戚方面大部份也是和教育界有关。

  (他们一族就执县教育界之牛耳了!)清三不由得不佩服,但并不像身边的教务主任那样感到畏惧,自己一个人把酒杯倒满,尽情地喝酒,没有人向他这里看起来是异数的人说话,反而使他感到轻松愉快。

  清三是做为学校教职员的代表,和教务主任一起被邀请来参加校长养女的结婚典礼,这一次的婚姻很复杂,所以需要先加以说明白。

  校长还只有四十岁,比四十三岁的清三更年轻,他能这样很快陞官,大家在背后都说是因为娶教育委员长的女儿做续弦的关系,可是,娶回二十六岁的年轻续弦后不久,他将市政府教育委员长的女收为养女,而养女的结婚对像选择妻子的弟弟,所以对校长夫妻而言,在血统上是弟弟,但在户籍上就成为养女的丈夫。

  在这广大的世界上并不是没有其他的男人,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?当然是为了掌握教育界,增加自己的裙带关系。背后的这种传说当然也不无道理。问题是这样年轻的校长为什么急着收养女呢?已经去世的前妻没有生孩子,不过续弦还很年轻,生孩子是没有问题。既然如此,为什么急着收养女?!关于这一点,社会上的看法几乎完全一致,手腕很高超的校长,可能在那一方面是阳萎,这是大家的猜想。

  如此,把自己的财产留给妻子就比分给外人好多了,妻子也能获得安慰,来参加的人心里做着各种不同的猜想,但表情上还是欢欢乐乐地喝酒,滨本清三就在这样的吵杂中使自己孤立,将有些醉意的视缐投向新娘。

  (今天显得特别美丽,好像很纯真的低下头,难为情的样子,很适合她的造型……)新娘穿着白纱礼服,对前面的菜肴没有巾一下,始终保持低头的姿势,偶而身边的新郎对她说话时,报以浅浅的微笑,珍珠项链在彩色灯的照射下发出美丽的光泽。

  (嘿嘿,那个女人究竟也是女人,真会演戏!)清三对新娘那种表现的清纯女性模样,不由得伸出舌头舔舔微带醉意的嘴唇。

  (如果能把她现在这种清纯样子捆绑起来……像雪一般洁白的伪装,把她的身体颠倒过来,使大腿间的黑毛完全暴露……不只是黑潮部份……还有那鲜美肉般粉红色的秘唇,还有那粘粘的蜜汁……)就在这样幻想的时候,忍不住使自己的下腹部火热起来,反射性地,他的眼神为寻求身边有无适当目标,开始环视。在许多亲友之间掺杂着中高学生,表现出旺盛的食慾,他从进入会场时就知道,他的目标木村广子也在里面。

  (如果她去厕所,就有机会了……)清三的眼光不停地看着那个做自己女儿也适合的少女,心里感到着急。

  木村广子是相当于校长夫人的表妹,现在是高中二年级的学生,今天穿着有白色蕾丝领口和袖口的深蓝色洋装,发梢微微卷起,束一条很宽的白色缎带花。

  也许是服装的关系,也许是和亲友的同辈女孩在一起,心情轻松的关系,比平常时看起来更幼小,在热闹的气氛中,她的脸显得更美。

  (她好像故意不向我这一边看……)清三在心里觉得好笑,同时也产生强迫把她拉走的慾望,看她吃肉时下颚活动的样子,使清三联想到某一件事,几乎快要按捺不住了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就好像上帝知道清三迫切的愿望,答应了他的要求,广子用餐巾擦一擦嘴角站起来,然后从人群的后面向出口的方向走去,清三也好像很自然的离席。

  今天是大好日子,在红地毯的走廊上,盛妆的男女不断地来来往往,清三很快就追上广子。

  有人敲肩膀,广子回头看后,脸色立刻失去血色。

  「是上洗手间吗?」用畏惧的眼光看着清三,轻轻点头︰「一起去吧!」清三搂住广子的腰,好像强迫似地向前走。

  「饶了我吧……」广子好像无力走路的样子,以轻微的声音诉说。

  清三没有回答,反而以低沉的声音发出命令︰「到达厕所附近时,要假装不舒服,倚靠在我身上,知道了吗?」「那种事……」

  「只要低下头抱住肚子就可以了,其馀的交给我。」「你这样说,可是……」表现出想像挣脱清三的手,可是对方用力后就好像认命似地听从了。勐然低头,不知是走进厕所的关系,还是不愿路过的人看到她流泪!

  「开始吧!」

  被清三推动一下,广子弯下腰,倚靠在清三身上,就以这种姿势,清三把她带进男厕所,这是他计算好的,男人进入女厕所不如女人进入男厕所较不会受到注意。而且采取抱紧不舒服的女人的样子,就不会出差错了。

  男厕所只有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在小便。

  「全部吐出来就好了。」

  清三好像替广子抚摸后背,这样带进大便间时,故意说得让那个男人听见。那个男人好像听到以后了解状况,把原来注目的眼光转移。清三看到那个男人走出去就关上大便间的门。

  「你想做什么?」

  哭丧着脸,广子抬头看清三,清三把她紧紧抱住。

  「不要……」轻轻说一声,同时挣扎。

  「你大声叫试试看,会丢脸的!」

  一面恐吓,一面从她的脖子到下颚吻过去,广子一面微微说不要,身体随着力量就消失了。

  「因为你的样子太可爱,使我忍不住了。」轻轻咬着粉红色的可爱耳垂,用热情的口吻说。

  「你也是因为这是典子的结婚典礼,不是把这里弄得湿湿的吗?」右手搂住腰,左手伸进裙子里,好色的摸到内裤的前面。

  「不要……」广子开始哭泣。

  「嘿嘿,说对了吧,听说参加结婚典礼的女人都是如此……」从内裤上摸到微微隆起的部份,使广子扭动的身体无力地倚靠在清三身上,清三用手拉起她的下颚时,广子好像唿吸已经困难地闭上眼睛。清三对那因不安与羞耻,以及不由自己昂奋起来的感情而不停颤抖的嘴唇,用力吸吮。

  压在胸前的乳房更强烈地起伏,广子原来紧闭的嘴唇开始松弛,舌头好像战战兢兢地伸过来。外面的磁砖地上不停地有匆匆忙忙走路的声音。清三抬起头,把裤子的前面松开。

  「你来弄吧!」

  「在这种地方吗?」

  含着泪水的眼睛露出困惑的表情,可是广子已经变成脆弱的女人,懦弱地眨着眼睛,用纤细的手指握住那个「东西」。清三主动地前后温柔地移动身体,同时要求吻那个「东西」。广子的眼睛好像朦胧起来,漂亮的鼻头因过度地兴奋,不停地使鼻翼起伏。

  随着清三压着她的肩膀,广子蹲下去,她那可爱的嘴唇几乎快要裂开似地去含那个「东西」,头发上的缎带花微微颤抖。

  让打扮清纯美丽的美少女,竟然在结婚典礼的男厕所里做出这种行为,清三感受到极大的陶醉感,觉得全身趐麻,勉强用尽全力才能站稳。注意听外面的脚步声或隔壁马桶冲水的声音,想藉此转移对下腹部的注意力,但这样的努力还是有限度的。清三急忙将身体向后退,然后把广子的身体转过去,高高地撩起她的裙子。

  「饶了我吧……」广子靠在墙上,声音还没有蚊子的声音大。

  「已经这样了,还说不要吗?」清三把她的内裤拉到膝盖上,一面抚摸圆润的臀部和内裤前面湿湿的部份,一面取笑。

  「啊……真难为情……」

  被摸到湿淋淋的地方,广子不由得微微发出啜泣声,还保留有幼稚感的雪白臀部,因为只有那种从衣服暴露出的感觉,看在清三的眼里,觉得更性感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强烈的侵入,广子不由得反转后背,用手抓墙,被清三推得脸也靠在墙上。

  「啊!太过份了……」把哭声吞下去,广子忘我地为这样凌辱哭泣。

  「把双手放到背后!」

  「现在怎么能做那种事……」

  抗拒的声音也没有力量,广子把脸更用力压在墙上,支撑上身,然后把双手交叉在腰上,清三拿出随时携带的手铐,把广子的双手铐在一起。

  (不这样,就没有办法完全兴奋的我,也许是和校长一样属于阳萎。)这样的苦恼感从清三的脑海掠过,然后就像赶走这种念头似地,加快身体的动作,同时伸手从衣服上握紧广子的乳房。

  门外仍旧有匆忙来往的脚步声。

  回到位置上,新娘已经换过一次衣服,就好像偷偷看清三回来的情形。

  (因为我和广子一起离开,说不定在多心了。)清三觉得身体有一点冷,赶快喝一点酒。

  教务主任对邻座的教育委员,好像对好似地说话,他后脑秃头的部份,因酒有点发红,似有若无地头发更显得滑稽,在对面有人开始唱歌。

  这时候,清三注意到新娘的眼光转向门口,顺着她眼光看过去,看到广子低着头走进来。衣服已经穿着整齐,头发也完全梳好,虽然露出羞涩的样子,但她的表情显得很爽快。

  (典子大概感觉出来了。)

  果然,清三的视缐和新娘的视缐相遇,她的脸有一点抽搐,红色的嘴唇好像要说什么话似地蠕动。

  (老师,你的动作还是那么快。)她的眼睛是这样说的,清三得意地露出笑容,对她举起酒杯。

  新娘典子曾经也是清三的学生,在高中时代发生了关系,而且一直持续到现在。知道这件事的,在这会场里除了他们之外,只有广子。这样的事实使清三产生优越感,如果可以的话,真想就在这里大声告诉在座的人。

  当教员已经二十年,这个没有出息的男人,面貌和风采都没有突出的地方,头发已经开始减少的中年男人,在没有人的地方以无耻的行为发泄内心的闷气,当然不会有任何人知道。

  (嘿嘿!等着瞧吧……)因为没有人把他看在眼里,形成孤独的样子,使清三对自己的秘密更增加快感。

  (这个教务主任不仅是比校长,也比我的年龄大。为了退休前能够当几年校长,对那些没有什么实力的教育委员也低头哈腰,我是绝不想变成这样可怜的样子的……)清三的这种想法,自然地便把目光自末座的地方看去,那里首先看到没有表情的广子,再过去就是新娘典子的婆婆,也就是校长夫人。穿着礼服的年轻美丽的母亲,注视着喜宴的进行,不断地照顾着周遭的人,显得紧张的脸蛋,虽然年轻,但作为校长夫人有足够的气质。

  (照顾客人固然要紧,太太,不过也要注意自己的脚底下,这一次要轮到你了!)多少有一点醉意的清三,将喝酒后显得更寒酸的脸笑的更难看,不过他自己一个人在得意。

  (第一次就是现在成为你弟媳的典子小姐,其次就是你的表妹广子,而现在要轮到你,障碍物已经全部排除好了,你是逃不了的……)校长夫人对向她道贺的客人,露出笑容回礼,用戴钻石戒指的雪白手指摀住嘴,优雅地笑。

  (不管怎么说,女人真会假装,典子一面和我发生关系,还做出像处女的样子,当上新娘。就是高中生的广子很像忘记刚才发出的浪声,和满脸青春痘的亲戚在谈话。还有你,太太,那种摆出来的样子真好看,嘿嘿嘿……)

【完】